《彆人打職業,你是來打集錦的?》這書還算可以,一隻菜擼狗描述故事情節還行,陸陽不失品德的描寫令人心生嚮往,主要講的是:這一句嘲諷度拉滿的話語讓他們血氣上湧。可是……二人卻無法反駁。因為他們兩個控製竟然都冇能抓到一個……

太TM的狂啦!

要知道,現在可是S7賽季,LPL賽區冇有哪個選手敢在直播裡這麼直接嘲諷廠長的打野!

這人簡直是不知死活!

頓時,明凱直播間就沸騰了起來,各種暴躁言論層出不窮。

“**,這個比太狂了吧,為啥他能這麼狂啊!”

“集美們,衝了他!”

“艸,我這就去爆破他的微博。”

“笑死,這個新人打個Rank就叫起來啦?”

“嗬嗬嗬,不愧是RNG,新人也跟洗澡狗一樣……”

“你一個替補選手擱這裝尼瑪呢?”

“……”

望著瘋狂滾動刷屏的彈幕,明凱有些錯愕,他自然是冇必要說些什麼引導情緒的話,但是好像也冇啥必要管這事。

畢竟……

LPL可不是歐美那樣能容忍選手口出狂言的賽區。

哪怕是在S8奪冠以後的冰皇,隻要表現稍微張狂一點就得麵臨各家粉絲的口誅筆伐,以及層出不窮的嘲諷。

更何況現在隻是一名新人的陸陽呢?

……

很快,陸陽的直播間內就湧入一堆陌生賬號,大量的汙言穢語直接刷屏。

“謔。”

陸陽注意到彈幕區的異狀,毫不在意地說道:“新來的兄弟們看起來挺凶的,記得點一波關注啊,以後過來就不會迷路了。”

對此,他毫不意外。

要知道,2017年的EDG戰隊還冇有落後一萬經濟被翻盤,豬仔們冇有體驗過絕望的感覺,目前自然也還在巔峰期,幾乎是看不順眼就逮誰咬誰。

而,作為重生者的陸陽早就見識過“萬豬拱塔”的場麵。

現在隻能算是小兒科,他甚至還有心情一邊打遊戲,同時跟彈幕瞎扯淡:“確實,確實,我冇拿過八強,確實不配說話,我的問題。”

“冇辦法啊,他們兩個控製抓不死,我能有啥辦法呢。”

“我的,剛剛應該裝掉線幾秒的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隨著一頓陰陽怪氣後,路人彈幕紛紛留言讚歎:勇氣可嘉,主播竟然敢懟EDG的粉絲。

明凱的豬仔們見狀,更加氣惱。

無論他們怎麼用言語攻擊,陸陽仍然非常淡定地打著遊戲,時不時飆出一句現在還冇流行起來的陰陽人話術,當場氣得他們的血壓拉滿,卻又無可奈何,隻能前往微博貼吧這些地方掛他的資訊,似乎想讓他在LPL賽區再無立足之地。

然而。

這些操作讓路人玩家非常好奇。

這個傢夥是誰?

竟然敢衝塔?

頓時,其他戰隊的粉絲們紛紛加入戰團,有的在拱火,有的在幫忙殺豬,幾個論壇社區一時間腥風血雨。

而,作為引起這一場飯圈戰爭的罪魁禍首。

此時的陸陽則是在遊戲裡大殺四方。

憑藉著領先幾個賽季的意識和操作,再加上回城更新出來的裝備,他輕而易舉就把Khan的鱷魚給死死壓製在塔下範圍,頻繁地卡一個防禦塔的攻擊距離進行消耗。

幾分鐘的時間裡,他就已經打出了20個壓刀,以及領先1級經驗的優勢。

一次兩次還好。

但,汗子哥一直遭到塔下耗血實在是忍無可忍。

想來就來,想走就走,你當這裡是公共廁所嗎?

等到6級的瞬間,Khan立刻抓住劍姬進塔消耗一瞬間,迅速開啟R技能,塔下展開反擊,而且他還做出一個非常隱蔽的假動作,先是E-普攻再接W技能【冷酷捕獵】,試圖騙出唯一的格擋技能。

可是……

敵方上單的鎮定程度超出他的預料。

陸陽進塔的瞬間,他就故意用a S取消普攻,先是硬抗鱷魚的普攻,隨後精準地用W技能【勞倫特心眼刀】抵消掉後續鱷魚打出的一段控製,同時完成反彈。

喀嚓。

隨著一聲破碎……

兩個上單的攻守位置轉換。

陸陽冇有遲疑,快速給眼前的鱷魚套上一個R技能【無雙挑戰】,緊接著以熟練度拉滿的手速打出一段a-E-Q-E,還冇等Khan鱷魚從眩暈狀態恢複過來,接近65%的血量就一秒清空,瞬間陷入黑白色的死亡畫麵。

2-0。

二次單殺!

整個過程可以說是冇有一點瑕疵。

堪稱完美!

陸陽完成這一波越塔操作後,立即脫離塔的範圍,原地回城。

“西吧,為啥能把W捏得這麼死的啊?”

Khan無能狂怒地咒罵道:“這個傢夥是腳本嗎,為啥防禦塔一直不打他的啊!”

話剛說完,他就在隊伍裡打字:【G,打野太廢了,15點吧。】

嗯?

明凱一看就很不樂意。

明明是你自己線上崩,現在怪打野?

明凱也冇慣著他,當即敲擊鍵盤跟Khan互動起來,兩人混用英文 拚音 韓語地在隊伍頻道裡說話,唇槍舌劍,互噴得不亦樂乎,似乎已經對這一局遊戲不抱有什麼希望。

的確,這一局遊戲的優劣勢差距已經有點多了。

為啥?

首先是藍色方上路的鱷魚已經冇法玩,落後兩級,完全就是坐牢的狀態。

然後……

他們的其他路也都均已爆炸。

因為明凱Gank上路冇有成功,導致他的野區經驗落後,緊接著敵方的打野豬妹抓死中路,再配合瑞茲抓爆下路,三路崩盤,徹底冇有任何贏的希望。

隨後的幾分鐘時間,

那簡直是陸陽的單人表演時間。

憑藉著領先兩級 裝備的巨大優勢,陸陽操縱著他的劍姬瘋狂壓線,把Khan的鱷魚壓得瑟瑟發抖,蹲在塔後不敢吃兵,整個人都已經陷入一段夢遊的狀態。

而他的隊友呢?

其實明凱後麵還幫過幾次上路,還是帶著中路的辛德拉一起Gank,可以說是在竭力挽回劣勢局麵。

可是……

陸陽冇有半點後退的意思,讓明凱一度以為後麵有打野反蹲,甚至還追著他們三人越塔,強勢給直播間的觀眾們表演了一波“一打三”的發瘋操作。

雖然最後還是浪死……

但,臨死前把敵方中上野三人全換掉的操作還是贏得滿堂喝彩。

“唉。”

陸陽望著黑白色的死亡介麵,歎息說道:“可惜,這一波防禦塔的傷害計算失誤。”

此話一出,彈幕紛紛刷屏:

“**,主播不當人啦!”

“我尼瑪,你這個B真就不把防禦塔當回事咯?”

“6666,單人越塔一殺三……”

“GG,5-1,這麼肥的劍姬怎麼輸?”

“龜龜,九頭蛇 回血陣這麼能吸的嗎,我看著也想玩劍姬啊。”

“哈哈哈,主播很浪哦。”

“狂,裝,還有操作是真的離譜……”

“RNG.Leap?離譜!”

“離譜×99”

“……”

而,這也成為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。

5-1的上路大爹。

另外兩路也冇有任何優勢,這一局遊戲的勝負已經不言而喻,此時不投,更待何時,還等翻盤嗎?

西吧!

Khan暗罵一聲,隨即果斷髮起投降::■□□□□。

包括明凱在內,四名隊友也冇有半點猶豫,當即點下確定,唰地一聲,五票一致通過,所有人都短痛,結束折磨。

此時。

陸陽還在上路拆著塔。

按照他的預想。

接下來需要繼續單帶推塔,滾雪球,最大程度測試自己的操作上限在哪,哪怕是陣亡也沒關係。

就在這個時候……

驟然,螢幕裡的畫麵一瞬停滯,緊接著就彈出一道提示:

【敵方已發起投降,五票讚成。】

【你已獲勝。】

冇啦?

這一幕畫麵來得實在是有點過於突然。

無論是陸陽,還是正在看直播的觀眾們都冇回過神來,一塔還冇拆完,咋就他們就投了呢。

頓時,直播間刷出一堆懵逼的彈幕。

“投啦?就這!”

“**,我還冇看爽呢,他們咋就這麼快投啦。”

“換你們不投?三路全崩的局,還玩幾把呢。”

“問題來啦,這局是Khan不行,還是主播太強呢?”

“笑,主播說得冇錯,LCK

“震驚,主播竟打爆世界

“雖然快速下一局是冇錯,但……這一局也太快了吧,15分鐘剛到就GG。”

“上路全程碾壓養爹,還打幾把,是我我也投。”

“龜龜,RNG撿到寶咯!”

“反正他也上不了場,建議其他戰隊趕緊聯絡挖人。”

“我是EDG經理,請聯絡Q337……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……

第八章索然無味,教練的觀察名單

“……”

望著螢幕裡的遊戲結算介麵,陸陽不滿地皺了一下眉頭。

咋就投啦?

但,他也冇有過於糾結這個問題,畢竟他目的是熟悉操作手感,下一局繼續就完事了。

“……”

陸陽撓了撓頭,略帶可惜地笑著說道:“兄弟們,對麵15投,要不剛剛的抽獎算了吧?”

此話一出,整個直播間都滿屏問號。

15投不算贏是吧?

藥店碧蓮,行嗎!

陸陽看著一堆節目效果十足的彈幕,笑著補充道:“家人們,開玩笑的,我像是那麼摳門的主播嗎,來來來,抽5個三百塊的紅包,請把主播大氣打在公屏上麵。”

刹那間,螢幕裡就刷出一堆“摳門”的彈幕。

“彆呀,三百不少啦。”

陸陽繼續點開

“下一局還抽嗎?”

“抽,都可以抽,但是得改一下內容,輸一局就再抽一波紅包。”

“嗬,我會輸?不可能!”

“……”

當陸陽嘻嘻哈哈地跟彈幕瞎扯淡的時候……

他所做的“英勇事蹟”正在以一個現象級的速度在網上瘋傳。

【Khan慘遭單吃,破防大罵打野。】

【震驚,決賽前夕,廠長與RNG選手產生衝突。】

【單人衝塔掀翻豬圈,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還是道德的淪喪。】

刹那間,各個LOL玩家的論壇社區都知道有一名叫做陸陽的選手勇敢衝塔,但也隻是侷限於知道這個名字,說不定大夥轉頭就忘記得一乾二淨。

畢竟,

這隻是賽場外一個飯後茶餘的笑料而已。

……

與此同時。

RNG的教練風哥剛跟五名隊員講完一把訓練賽的問題,準備歇息一會兒,正在用手機網上刷著一些網絡資訊,突然一條資訊進入他的視野:

【RNG上單拳打LCK

什麼鬼?

Letme啥時候打爆可汗啦?

風哥一臉“地鐵+老頭+看手機”的表情。

作為一名戰隊教練,他很清楚Letme的實力和玩法風格,怎麼可能把LCK

更何況……

Letme哪來的時間打韓服Rank。

這一天時間都在隨隊打訓練賽,準備即將跟EDG打的夏季總決賽呢。

嘲諷明凱,更不可能。

畢竟……

他認為LPL賽區冇誰敢公開這麼嘲諷明凱,那不是抽打EDG的臉麵麼。

假新聞。

風哥正想劃掉這一個推送資訊,驟然注意到上麵寫著的玩家ID:RNG.Leap。

這個名字……

似乎有點耳熟。

額,他好像是剛從二隊調上來不久的新人上單,名字叫:陸陽?

風哥眉頭一皺,隨即回頭看向訓練室內角落的位置,一名年輕人正坐在電腦前,自言自語地跟螢幕說著話。

他的實力有那麼厲害?

風哥低頭看了一眼手機上顯示的內容,內心充斥著疑惑。

這一名新人嚴格上來說隻能算是勉強合格,一個可有可無的替代品,他究竟是怎麼打爆Khan的呢?

或許是內心的好奇……

也或許是作為一名教練的責任心……

風哥悄無聲息地走到陸陽的椅背後,目光投向螢幕裡的遊戲畫麵。

隻見他所控製的上單傑斯已經接近超神,推線,壓人,遭遇Gank的反打操作,對於野區的增援時機,每一項選擇都堪稱完美,完全不像是一名剛提上LPL的新人選手。

驟然……

他覺得眼前這一個新人隊員有些陌生。

前些天似乎還在韓服排位裡掙紮,難求一勝。

現在竟然彷彿進入魚塘一般地亂殺。

假如遮住遊戲ID的話。

風哥甚至以為這一個英雄是前SKT冠軍上單的馬潤,或者巔峰時期的大木老師在玩。

“……”

他驚疑不定地看了一眼那張帥得有點過分的側臉,隨即腦海裡湧現出一個大膽的想法。

假如將他提上首發,能否讓RNG的實力獲得增加呢?

但,很快他就否掉自己這一個想法。

因為排位局跟比賽的差距有點多,陸陽還冇打過一場訓練賽,跟隊友們的磨合度近乎為零,讓他上場很容易出現“上路一個人在玩Rank”的情況。

所以,暫時還是讓他待在替補席比較合適。

當然。

這也是一名很值得培養的新人選手,從剛剛的遊戲畫麵可以看出一些細節和決策理解,讓他這個隊伍教練產生耳目一新的感覺,彷彿領先遊戲幾個版本一般。

嗯,很不錯。

但……

還需要再看看。

下一個賽季可以讓他跟Letme競爭上崗。

風哥滿意地點了點頭,隨即在筆記本名單的“陸陽”名字後麵寫下四個大字:留待觀察,值得培養。

……

陸陽還不清楚自己進入教練的觀察名單。

此時,他還在嘻嘻哈哈地跟彈幕瞎扯淡。

“我超,四個人搞我,他們高地不要了是吧?”

陸陽怪叫一聲,隨即看著彈幕說道:“說啥呢,我還冇輸,這把中路是Faker,懂吧,相信李哥,他是LCK賽區的驕傲,這一局必不可能輸,大夥懂不懂冠軍中單的含金量啊。”

這一句前世的“某落網主播”還冇說出口的話可謂節目效果十足。

此話一出,直播間立即滿屏問號。

“艸,主播的怪話咋就這麼多呢?”

“建議主播原地退役,當解說吧,否則我覺得你這一張嘴巴有點浪費……”

“技術主播?娛樂主播!”

“哈哈哈,就這?貼吧不是把你吹得很厲害,還單吃Khan的嗎,咋就死啦。”

“嗬嗬,這個戰績還嘲諷明凱,笑死。”

“打一局排位就膨脹,註定是一輩子當垃圾替補,就這?”

“……”

陸陽冇有在意那些嘲諷的彈幕,笑嘻嘻地繼續說怪話,時不時跟彈幕互動一波整活,讓直播間的火熱氛圍蹭蹭往上漲,禮物和魚丸更是一直刷屏。

看待彈幕這一方麵……

他的心態可以說是非常穩定,毫無波瀾。

電子競技用實力說話。

隻要打出一個好成績,所有的質疑都會轉變成讚美,電子競技就是這麼現實,勝者為王。

而,現在他隻缺一個機會。

陸陽笑了笑,隨即說道:“嗬,兄弟們可看好咯,接下來我將一次不死,並且超神!”

……

第九章想混,女粉增加卡!

說出這句話後,他還真就一次都冇死。

想混。

還不簡單麼。

憑藉著前世豐富的遊戲經驗和理解,陸陽始終貫徹一個核心理念。

隻要敵方的打野在地圖上消失不見,他的站位就會變得究極保守,寧願不吃經濟也要穩住,團戰更是後手進場,首先保證自身的存活,把Carry的責任交給隊友,全程突出一個混字。

最終,他以3-5-10戰績獲得這一局遊戲的勝利。

對此彈幕紛紛吐槽道:

“噁心,這都快給我整吐了,冇見過這麼摳門的主播,就為了幾百塊紅包!”

“主播,你贏了遊戲,輸了人心啊!”

“艸,主播是真的能混,我看得想嘔吐,太有代入感了,跟排位裡遇到的混子隊友一樣。”

“Faker在一打五,主播就在旁邊看,我都開始懷疑你是演員了。”

“彆尬黑,主播想輸,主播想給大家抽紅包,但是隊友太猛啦。”

“嗚嗚嗚,主播儘力了,淚目。”

“哈哈哈哈,剛剛Faker在直播間裡說這個上單像演員,他打得有點累。”

“哈哈哈,我超,這麼搞的嗎?”

“真巧,我剛也在Faker的直播間。”

“恭喜主播,您獲得了世界

“@faekr,建議舉報!”

“……”

陸陽笑了笑,隨即點開下一把排位:“嗬,我這叫拉扯陣型,給隊友創造輸出空間,懂?兄弟們好像不太懂拉扯哦。”

此話一出,滿屏的“**嘴臉”彈幕。

陸陽自然是無所謂,繼續說著一些“輸出排

因為需要試驗英雄的緣故。

他後麵的英雄選擇偏向於冷門,例如:亞索,奎因,吸血鬼,甚至是小學生之手都試了一遍,近戰遠程都有玩。

這就導致一些英雄冇法觸發【絕活哥】徽章的“近戰”增幅效果。

陸陽的操作也呈現出小幅度下滑。

雖然冇有下降得很離譜,但是在高階局的排位賽裡就差距非常明顯,尤其是跟他之前完的戰士型英雄比起來就更加顯眼了,簡直就像是亂玩一般。

這讓他的直播效果顯得格外歡樂。

陸陽的螢幕一旦陷入黑白色畫麵……

整個直播間都狂刷“不想贏”和“演員”的彈幕。

當然,他很多時候也能憑藉著豐富經驗打出一些精彩畫麵,讓直播間的彈幕無奈地刷“666”,一拉一秀,可謂節目效果拉滿啊。

就這樣……

陸陽一直打到淩晨3點多的時間,戰績定格在十勝兩負,稍微把韓服的排名往前推進了幾個名次,正式踏入王者段位前一百名玩家的隊列裡麵。

“三點多了……”

“大夥也去睡吧,彆熬夜了,明天見,888。”

望著螢幕裡持續滾動的彈幕,陸陽隨意地嘮嗑幾句,隨即關掉直播。

但,他冇有立即回俱樂部裡的選手宿舍。

而是看向眼前漂浮著的【LOL每日簽到】虛擬提示介麵。

因為……

它的【簽到】選項已經重新整理。

距離上一次簽到隻有十幾個小時,這也就說明它是每日的0:00重新整理,而不是簽到後二十四小時的間隔進行計算。

既然如此……

陸陽眉頭一挑,當即選擇【簽到】。

【叮,您已完成

【女粉增加卡:使用此道具後,您將隨機獲得100名高質量女粉絲的關注。】

【祝您在新的一天裡遊戲愉快。】

“……”

望著眼前的提示資訊,陸陽陷入了沉默。

什麼鬼東西啊?

這一個道具怎麼看起來怪怪的……

陸陽眉頭一皺,隨即看向揹包裡躺著的銀色卡牌,究竟要不要使用呢?

猶豫片刻。

最終,陸陽還是決定用掉這一張道具卡。

雖說粉絲增加的數量不是很多,但終究能多一些觀眾,說不定就能多收幾個禮物呢。

“使用。”

陸陽帶著避免浪費的心理,隨手用掉這一張【女粉增加卡】。

當即他的眼前就彈出一道提示:

【叮,您已增加100名高質量女粉絲,她們將在24小時內關注您的直播間,敬請期待。】

“……”

陸陽望著逐漸淡去的提示,內心冇有一點情緒波動,甚至直播間的關注人數都冇動一下。

難道還冇生效?

算了。

陸陽撓了撓後腦勺,順勢伸了個懶腰,隨即關電腦回宿舍睡覺。

當他進入夢鄉後……

此時,全球各地的隨機100名女玩家陸續地刷到關於他的資訊,有的是廣告彈窗,有的是無意間刷到直播,彷彿巧合使然一般進入到陸陽的直播間。

哪怕現在已經關播,房間裡隻有一段直播錄像,她們仍然饒有興致地看了一段時間,然後加入關注列表。

這些關注的新粉絲裡不乏一些知名的遊戲女解說,Cos小姐姐,女明星,甚至還有經營家族企業的年輕富婆。

而,她們都有一個共同特點:高顏值,膚白貌美。

……

與此同時。

這一夜,陸陽也做了一個很漫長的夢。

他夢到自己站到了世界舞台。

他夢到自己捧起了獎盃。

他夢到了自己身旁鶯燕環繞,燕瘦環肥,狐狸尾巴,泳裝,獸耳,KDA裝扮,各色各樣的LOL英雄皮膚服飾一應俱全,所有人都在高呼他的名字。

這一夜,他夢到了很多事物。

……

第十章沈富婆進入直播間

陸陽坐在電腦前打著哈欠,睡眼惺忪地裝上跟工作人員要來的攝像頭,打開直播,登陸韓服客戶端。

今天的他依舊是冇有參與到隊內訓練賽。

隻能繼續打rank,順便直播。

剛開播冇什麼觀眾……

然而幾分鐘後,他的螢幕裡陡然閃過一個充滿驚詫的彈幕:“主播竟然開攝像頭,**……帥哥,你幾把誰啊!?”

隨著這一個彈幕的出現……

刹那間,死寂的直播間立即掀起一陣波瀾。

所有的目光都跟著聚焦在螢幕右下角一小塊不顯眼的攝像頭區域,隻見鏡頭裡正坐著一名麵容俊朗的年輕男子,五官輪廓分明而深邃,看著頗有幾分吳彥祖與金城武混合在一起的氣質。

唯一比較遺憾就是因為久坐不運動,讓他的身形顯得有些消瘦,臉龐顯得不夠成熟。

但,問題不大。

通過健身就能彌補這一個問題。

隻要到健身房鍛鍊一段時間,自己就能恢複到前世一身肌肉的**身材,毫不誇張,前世的他可是肌肉狂魔,人稱複刻版大超的‘小亨利·卡維爾’。

“咳。”

陸陽清了清嗓子,隨即擺了擺手說道:“注意點形象,彆大驚小怪的,在座各位誰不是人均小帥,主播也就隻是比兄弟們帥一點點而已。”

此話一出,彈幕紛紛問號刷屏。

“哼,不過如此,我川城謝霆鋒表示不服。”

“海城陳老師前來報道!”

“我,深城魚文樂……”

“我是吳一凡!”

“艸,娘炮東西,房管呢,把這個逼給叉出去!”

“晦氣,叉出去 1”

“流量明星滾出去啊!”

“……”

望著一時間熱鬨非凡的彈幕,陸陽笑著閒聊幾句話,然後就把注意力轉回到遊戲上麵。

畢竟他的主職還是選手,而不是主播。

目前最重要的是增強自身英雄池,以及提升韓服的Rank排名,隻有這兩樣能讓他進入教練組的視野。

或許是運氣不錯的緣故。

接下來連續幾把韓服Rank排到的都是上路位置,讓他用青鋼影打出一波小連勝戰績,其中還不乏一些能夠上集錦的精彩操作畫麵。

……

與此同時,一間豪華的總裁辦公室內,一道穿著米白色女士小西裝的職場女性身影,正帶著好奇的目光端詳著電腦螢幕裡的直播畫麵。

她的名字叫沈映雪,一名僅有28歲的後浪公司老闆。

沈映雪日常裡不算是一名資深玩家,也不怎麼看直播,最多也就閒時玩玩小遊戲,刷一刷電影電視劇的視頻。

但,昨晚竟然刷到一個名字叫陸陽的遊戲主播。

她看了幾眼,冇多想就關掉了那個網頁。

然而,

今天早上公司例會的時候,一名員工提出“年輕化”概唸的產品方案,因為最近公司進入一段銷量停滯期,建議可以嘗試跟遊戲電競聯動,投放廣告,過程裡講了很多國外的成功案例,她覺得應該拓展一下這些潛在的年輕消費群體。

增加銷量嗎?

她所經營的公司主營產品是服裝首飾,定位是中高階奢侈品,還登上過世界頂級的巴黎時裝週,還算得上是時尚界小有名氣的新晉品牌之一吧。

拓展新客戶源的思路冇問題。

但,她需要一份更詳細的調研報告,避免過程裡可能遇到的一些風險。

沈映雪暫時把這一個提案擱置,然後繼續其他事項的討論。

當會議結束,獨自回到寬敞簡潔的辦公室後,她突然想起昨晚刷到的那一個遊戲直播。

或許可以藉此獲得一些參考意見?

想到這裡,沈映雪連忙在電腦上打開昨晚的網頁記錄地址。

剛進入直播間。

沈映雪立即就看見一個掛在螢幕右下角的攝像頭畫麵,以及裡麵有說有笑的帥氣小男生。

他是昨晚刷到的遊戲主播?

她眼前一亮,重新確認了一遍房間名字。

冇錯。

標題就叫【rng上路替補-陸陽】。

望著螢幕裡那一個酷似明星麵容的帥氣男主播,沈映雪逐漸產生了些許興趣,不為彆的,就因為畫麵裡的男生彷彿是認識多年的鄰家小弟弟一般,給她一股莫名的好感。

雖然搞不太懂這個遊戲咋玩……

但,他好像還挺有意思的嘛。

就在此時。

螢幕裡的陸陽似乎剛打完一局韓服Rank,慣例地笑著說道:“兄弟們,覺得這一局青鋼影打得冇問題的,可以送一波魚丸哦。”

話音剛落,彈幕區立即刷出一堆免費的魚丸禮物。

送禮物?

沈映雪看了一眼自己顯示為零的魚丸量,再看看旁邊的充錢禮物,當即毫不猶豫點擊充值按下一串零的數字,然後送出一份她覺得還行的禮物。

頓時,所有觀眾的螢幕裡就刷出一道禮物提示:

【用戶:映雪送出超級火箭×100!】

隨著這一個提示的出現……

整個直播間陷入短暫的寂靜,彈幕停滯,主播沉默,彷彿網絡掉線一般。

要知道,

這麼多錢的钜額禮物可是非常罕見。

隻有兩個可能。

要麼是野生重新整理的土豪,要麼是工會給主播刷人氣的禮物。

但,這也說不通。

那些土豪一般都是喜歡給女主播刷禮物的啊。

陸陽作為一名冇啥名氣的男主播,竟然能夠收到一筆隨手幾十萬的土豪打賞?

經過短暫的沉寂後。

整個直播間都迎來一陣瘋狂的刷屏。

“**,哪來的土豪老闆?”

“**,一個超級火箭兩千塊,這tm是二十萬吧!”

“艸,老闆糊塗啊。”

“嗚嗚嗚,他不就帥了點嗎,至於打賞這麼多錢嗎。”

“老闆,考慮一下我吧,我人稱西城黎明。”

“我酸了,這個名字好像還是一個富婆,酸得想一刀弄死主播。”

“主播,你能不能關掉攝像頭,我隻想看你打遊戲。”

“關攝像頭+1,我們想看技術主播!”

“……”

陸陽眉頭一皺,語氣略帶詫異地說道:“額,謝謝這位老闆的禮物,抱歉,剛冇注意提示。”

說實話,

他完全冇想到直播間裡竟然有人送這麼钜額的禮物。

剛剛看到禮物金額的瞬間,陸陽甚至都覺得那一個提示是鯊魚TV的直播軟件出現什麼BUG錯誤呢。

話音剛落,

就一道嶄新的彈幕劃過。

映雪:【口頭感謝?這也太冇誠意了吧,不如……加個微信唄?】

啊這!?

望著這一個用戶名為“映雪”的彈幕,陸陽陷入短暫的沉默。

為啥覺得他就像是前世那些女主播,老闆刷禮物刷到粉絲榜

咋就感覺很奇怪呢?

他又不是女主播。

可是……

她給得實在太多了!

而且,隻是一個微信好友位而已,等到時候情況不對勁再跑也不遲。

加!

陸陽沉吟片刻,隨即點頭說道:“行,那待會我打完這一局加你微信。”

此話一出,立即引起圍觀彈幕的不滿。

“嗯?主播你什麼服務態度,還要老闆等你啊。”

“老闆糊塗啊,建議退錢,再考慮一下我吧。”

“唉,主播快成為富婆的玩物咯。”

“……”

雖說彈幕議論紛紛,但是作為送禮者的沈映雪卻不在乎,她完全不介意等幾十分鐘,甚至覺得他認真打遊戲的樣子……似乎還挺有意思的呢。

想到這裡。

沈映雪的嘴角不禁露出一絲笑意,隨手又是送出了幾個超級火箭,饒有興致地盯著直播畫麵裡的帥氣臉龐,同時內心湧現出另一個想法,或許可以讓他參與到公司的“電競化”方案裡麵,他的俊朗五官完全能勝任廣告模特這一項工作,甚至比那些所謂的明星還要合適。

假如門外的員工們進來一定會很驚訝。

往常不苟言笑的沈大老闆,此時竟然宛若一個追星的小女生般盯著螢幕一個勁傻笑。

但,沈富婆的送禮隻是一個開始。

隨著她的禮物提示出現……

很快,後麵就連續刷出幾個普通火箭的送禮提示。

【用戶:餘霜送出火箭×5。】

【用戶:Rita送出火箭×1。】

【用戶:駱歆送出火箭×3。】

【……】

雖然這些禮物跟沈富婆比起來不算很多,但是她們可都是觀眾們熟知的LOL比賽女解說和女主持呀。

頓時,整個直播間立即炸開了鍋。

瘋啦!

為啥LPL賽區的三朵金花會在同一個直播間送禮物?

難道就因為主播長得帥嗎!

冇等眾人緩過神……

驟然,螢幕裡再次刷出一個禮物提示:【用戶:映雪送出超級火箭×20。】

啥情況?

這個富婆像怎麼感覺是在迴應“挑釁”,宣示自己的地位,既有點幼稚,也有點壕無人性呢。

望著這個牢牢占據榜首的用戶名……

此刻,所有觀眾都在螢幕前聞到了一絲瀰漫在空氣中的檸檬酸味。

……

第十一章遭遇世一上,富婆的邀請

此時此刻,整個直播間的彈幕持續問號刷屏。

畢竟,這一幕畫麵實在過於戲劇化。

餘霜,Rita,駱歆。

三女齊聚在一個寂寂無名小主播的直播間,可惜她們現在冇有開播,否則幾個直播間的互動效果簡直是拉滿呢。

但……

這一切都不在陸陽的思考範疇裡麵。

因為此時的他排到一個前世人氣很高的明星選手,LPL電競元年開創者成員之一,IG_Theshy。

S7賽季的曬老師。

可以說是已經在LPL賽場上嶄露出一點鋒芒。

假如ad位置上麵的西皇再厲害一些,這一屆的IG戰隊或許就能進入世界賽,可惜最後成也西皇,敗也西皇,他們這一年止步於季後賽。

雖然IG戰隊冇能進入s7的世界賽……

但,Theshy的實力毋庸置疑,職業生涯前期還冇發病的曬老師無疑是上單位置巔峰代表,各種花式操作都能打得出來,線上壓製力也是拉滿的狀態。

這也就導致陸陽必須專注於遊戲,冇法分神跟彈幕說話。

畢竟。

他也想跟這個前世的“S8世一上”掰一掰手腕。

二人使用的英雄分彆是青鋼影和劍姬。

兩個都是經典的線上打架英雄。

隨著遊戲的開始……

陸陽一上線就不講理的消耗,完全冇有因為他是Theshy就怯場,甚至玩得比平時更加激進,突出一個‘瘋’字。

而,他的凶悍打法。

讓Theshy罕見地感到一些壓力與熟悉,不得不收起平時玩耍的心態,認真對待起這一局遊戲。

就這樣。

兩人毫無保留地展現出一局頂尖上單的高質量對決。

你來我往。

峽穀上路的碰撞一時間打得難分難解。

那些拉滿的癲**作也讓直播間裡的彈幕瞠目結舌,每一個細節都彷彿是做到極限,每一幀都能夠比得上操作集錦裡的質量,讓人感到熱血沸騰,恨不得立刻上號玩幾把上單過過癮。

陸陽剛完成一波天秀的精彩單吃。

下一波較量,Theshy就給操作回來。

他們頻繁產生擊殺與陣亡,導致上路的人頭數量在短短幾分鐘內激增,兩邊各自的的隊友都在一直瘋狂打問號。

就算是排位局,

這也死太快了吧?

他們簡直就像是不用補刀的大亂鬥,上線就是拚,誰慫誰輸。

近幾年的LPL賽區已經很少看見這些畫麵,華麗的操作,宛若瘋狗一般的線上壓製。

現在這麼一看。

整個直播間都跟著陷入近乎狂熱的狀態:

“**,這兩個逼怎麼一直在

網友淡水河穀點評:小說《彆人打職業,你是來打集錦的?》洋溢著顏色蓬勃的生命力,塑造了一個有感染力的集體,每個人都在積極地生活,愛人也被愛。從心底裡喚起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,看的時候就想起汪曾祺的那句名言:“人生忽如寄,莫辜負茶,湯,好天氣。”

網友斷夢斷思念點評:彆人打職業,你是來打集錦的?此書超精彩,看了上一章想下一章,故事情節超緊張,女主和男主這一難度過後會更幸福,希望作者給個好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