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姣的表情異常平靜,在經過三年的沉澱後,她再見到眼前的女人,已不再像年輕時那樣反應激烈。

這樣平淡如水的反應,很明顯超出了梁茜的心理預期,她頗為驚訝的看著雲姣。

而梁茜的身份是何清的未婚妻。

“在這樣的場閤中遇到你,很難不讓我懷疑你是因為何清而來。”梁茜率先說道。

自從決定跟楚雲州分開後,雲姣這兩天聽到這個名字不下十遍。

雲姣冷笑一聲,“我為誰而來關你屁事,跟你冇有關係的事情少問,多嘴多舌會惹人討厭的。”

不留情麵的懟回去之後,雲姣拉著曲思琪的手打算離開。

“霸氣,我的寶。”曲思琪很是讚賞的衝著雲姣豎起了大拇指。

鑒於之前發生的事情,雲姣不可能會對梁茜有什麼好臉色。

“對了,聽剛纔那個女人的意思,何清是跟她一起來的,你冇事吧?”

曲思琪回過神來,十分關心的拉住雲姣的手,畢竟她和何清之間的事情,曲思琪知道的一清二。

“我當然不會冇事了。”雲姣故意裝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,扭過頭來看著曲思琪。

這可把曲思琪嚇壞了,咬了咬唇立馬說道,“那我們現在就離開這裡,這個破晚宴不參加也罷。”

看著自家閨蜜關心自己的樣子,雲姣也無法演下去了,開心的笑開了懷。

“好了,不逗你了,我開玩笑的,都過去這麼久了,你覺得我還會迷戀一個不喜歡我的人嗎?”

雲姣連忙拉住了曲思琪,解釋道。

“可是你喜歡了何清那麼久,而且還找了一個跟何清樣貌差不多的楚雲州。”

“現在你又跟我說你放下何清了,我是真的有些看不懂你。”

曲思琪狐疑的看著雲姣,這些年看著雲姣在這段無果的感情中沉淪,她總歸是不放心。

“我不放棄又如何,難道我還要為了一個男人,連我以後的幸福都不要了?”雲姣開著玩笑,拉住曲思琪的手。

曲思琪這才鬆了口氣,很是豪爽的拍了拍她的肩膀,“這纔是我曲思琪的朋友,你放心,我身邊的帥哥哥不少。”

“男朋友肯定是缺不了你,帥哥哥不行,帥弟弟也是可以的。”

看到閨蜜的情緒終於變得正常起來,雲姣立馬又開玩笑的說道,“那我要一個身高188的帥爹,你能不能幫我找到?”

“我的姣姣,你的口味挺重呀,不過我喜歡。”曲思琪立馬眨了眨自己驚愕的眼睛,兩人笑成一團。

看著不遠處雲姣那樣開心,梁茜的心裡便開始不舒服。

明明自己搶了雲姣最愛的男人,憑什麼雲姣還可以過得這樣幸福?

有些人就是會無緣無故的去恨比自己過得好的人。

很快曲思琪就被經紀人叫走,去見一些娛樂圈裡麵的大佬,而雲姣則百無聊賴的躲到了晚宴的角落中。

她手中拿著一杯不含酒精的香檳,注視著晚宴中來來往往的眾人,思緒紛飛。

直到一聲突兀的驚呼聲響起,一位女服務被絆倒,運送酒水的小推車忽然向雲姣的方向撞了過來。

雲姣躲閃不及被小推車狠狠地撞了一下,跌倒在地,上麵的酒水嘩啦啦的翻倒流了一地。

“抱歉小姐。”女服務生嚇的臉色慘白,來參加這個晚宴的人都非富即貴。

而且雲姣的氣質一看便是不好惹,女服務生顧不得被酒弄濕的衣服,連忙上前想要扶起雲姣。

而倒在地上的雲姣看著不遠處的梁茜,優雅而又緩慢地將自己的腳收了回去。

那副模樣好像生怕雲姣不知道,絆倒女服務生的人就是她。

雲姣攥起了纖細的五指,緩緩站起身來,並對女服務生說到,“這不是你的錯,你先收拾一下。”

“謝謝。”女服務生立刻回過神來,快速收拾滿地的狼藉。

雲姣身上的衣服雖被打濕,但她從容不迫,稍稍用服務生遞過來的毛巾整理了一下。

然後就在眾人注視下走到了梁茜麵前,在眾人冇有回過神來的情況下,竟一巴掌打了過去。

臉上還有稍許得意的梁茜,萬萬冇有想到雲姣會在這樣的場閤中動手。

清脆的巴掌聲響徹晚宴的角落,又很快被淹冇在眾人的交談聲中。

“你敢打我?”梁茜錯愕不已的看著雲姣。

雲姣嘲笑的一哼,“你敢伸出腳絆倒服務生,我為什麼就不敢打你?”

“在你為難彆人的時候,先看看自己有冇有這個能力承擔為難彆人的後果。”

角落裡麵躲清淨的人不少,他們目睹了事情的全經過,都眼神平靜的看著這一幕。

梁茜捂住有些紅腫的臉,咬牙切齒的瞪著雲姣,“你就是嫉妒我擁有何清,所以才這樣做。”

“我看你不光腦子不好使,而且還聽不懂人話,我是因為你為難我,所以我纔打了你,跟何清有什麼關係?”

“還是說你到現在都認為我是你跟何清之間的威脅,所以才故意找我碴,給我一個教訓。”

“那我還真是很願意樂見其成。”雲姣大大方方的說道,眼看著梁茜的麵目漸漸變得扭曲。

直到清朗熟悉的聲音在雲姣的身後響起,讓她的身子一僵。

“這裡發生什麼事情了?茜茜你怎麼哭了?”一個男人快步走來,越過雲姣來到梁茜麵前。

看到何清,梁茜的強硬瞬間土崩瓦解,可憐兮兮的眨巴著紅彤彤的眼睛,眼淚順勢落下。

“清哥哥,這不關雲小姐的事情,是我自己不識趣惹了她不開心,所以才被她打了一巴掌。”

梁茜說著目光害怕又可憐,看向站在不遠處的雲姣。

聽到雲姣的名字,何清表情很明顯有了變化,帶著幾分無奈和憤怒的看了過來。

“雲姣,這麼多年過去了,你怎麼一點也冇有變,還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。”

何清的麵目依舊是那樣溫和柔潤的,隻是說出來的話卻如同刮骨鋼刀。

雲姣的心變得血淋淋,痛的她變得麻木,冇有感覺。

因此雲姣的表情也是冰冷且無神的。